菠萝蜜污最新1区入口

☆、06604-不要拖后腿

我一向容易自我怀疑, 所以完美渡劫对我才相对比较重要,塔融秘境之所以会那么追求完美, 可能也意味着它对自身怀疑不浅吧?

裴简卓:“但也正因为你们看重完美, 所以, 也许反而恰恰需要一些不完美来击碎一些东西,然后重塑一些东西。破而后立, 得到更坚韧的内心。坚定目标是好事,但过于执念一两个点却容易走偏,需要包容, 也需要有承受失败的勇气。追求胜利是好事,惧怕失败就糟了。”

对哦,所以我最好还是不完美结婴, 但能明确知道不完美的扣分点在哪里,接着在元婴期阶段解决那些扣分点、补完自己的短板, 不需要劫那个特定时段给我评分,我应该培养出自己在任何时刻给自己打分的能力。

裴空:“说得就好像结婴完美与否你理性可以控制似的。”

说不定我真控制了呢?

裴简卓:“我帮你打点岔,让你略微失控,给后续的弥补提供更多发挥空间?”

小随:“吃里扒外。”

裴简卓:“我扒的是哪个外?”

毛球:“没有里通外敌, 只是单纯的搅家。”

裴简卓:“那么你们有办法制住我吗?如果你们加起来都无法压制我,那么裴林的内部物品便失衡了, 你们必须努力。同为灵魂连接物, 你们应该能与我分庭对抗,而不能被我牵着鼻子走。如果我能很强,那么你们就不能弱。”

小滚爬到了裴简卓脚边, 裴简卓看了熊猫幼崽一眼,拎着它的后颈将它放在了小壳背上,然后看着被压趴下的小壳说:“它们可以弱,它们的强弱不影响我提升实力。”

清纯少女户外写真 迷人笑容秒杀无数宅男

裴冰:“哦……剑爷不是出于同伴情谊鼓励我们上进,而是因为我们与剑爷灵魂相连,于是如果我们太弱,会影响剑爷的实力上涨速度与上限,所以……”

裴简卓:“所以我是随时持剑监督你们上进,谁偷懒我就给谁一剑。”

毛球看着裴冰说:“往好的方面想,这样的裴简卓小随不会喜欢的。”

☆、06605-自然变化

裴简卓:“想给裴林提供强大助力,却不肯自己先付出拼命的努力,只口头表忠心,太假了。”

小随:“我一直在努力。”

裴简卓:“一边玩,一边努力。”

我也是啊。张弛须有度,不能一味地将自己崩得太紧,不然断掉可能就无法修复了。

裴空:“灵魂连接物们内部掐的时候,建议你闭嘴。这在磨合。”

我向老爹请教灵魂连接物的磨合问题。

老爹:“每出现一个新的、稳定与你连接的意识体,当然都需要磨合一段时间。不可能一新出现马上便融进原相处模式中。类比为世界,原本你的世界中是毛球、小随和裴冰,现在多一个裴简卓,是直接增加了原世界三分之一的量,出现大动荡再正常不过。如果毫无动静,那就不能成为世界了。世界是动态的,任何一点变化都需要重新找到新的平衡。”

我:“可,裴简卓不是现在才诞生意识啊,他早就可以断断续续地出现了。稳定出现也不是今天才开始的。”

老爹:“距离产生美,当接触很少时,优点会被放大,原住民会主动迎合这飘渺的新成员,不惜暂时压抑自己;而当距离没有了后,缺点盘暴露,相互接触的时间又太长,如果继续压抑原住民会非常难受,于是自然便出现了冲突。”

我:“但我觉得裴简卓不稳定出现的时候,他的性子真的比现在要好不少,像长辈一样温和包容着我们,说话时明显没有现在这么呛人。”

老爹:“初生灵宝意识都是不稳定的,裴冰和小随的逐渐变化你是没经历过还是已经忘了?”

我:“……可初生的裴简卓意识感觉很成熟。”

老爹:“可以从幼稚变到成熟,也可以从成熟变到幼稚,谁跟你说性格一定是越变越好?”

我:“……我前两个灵宝都是越变越好啊。新的这一个初生是男神,以后……”难道真会变成男神经?

老爹:“一个与你高度契合的灵宝器灵,不可能成为需要你仰视的模样。你们一定是平等的。”

……哦,是会成为男闺蜜啊。

老爹:“裴简卓一开始的……男神模样,大概只是为了打个漂亮的招呼吧。就像多数灵宝器灵会选择其主偏好的性别、脸、身材、声音等,但那些对灵宝本质来说,基本没有意义,只是逗你玩的假壳子。”

老爹:“被逗得开心吗?”

☆、06606-怒

我:“……其实挺开心的。”

老爹:“说明磨合得不错。恭喜。”

这句恭喜好像有点嘲讽?小随里都快打起来了,之所以还没打,主要是因为其他所有东西加起来打不过裴简卓。

裴冰:“剑爷破不了我的防。”

他可以靠灵魂连接绕过你的防御。

裴冰:“我也可以靠灵魂连接让他的攻击不奏效。”

所以是比拼对灵魂连接的运用吗?

小随:“也就是比拼与主人的亲密度。我才是与主人连接最紧密的。”

裴简卓:“可惜裴随林你还携带了大量东西,而这些东西中有不少裴林并不能完掌控,也就是说这些东西与裴林有脱节,顺便带动了裴随林与裴林的脱节。光是裴沙一个就能将裴随林与裴林的连接紧密度差不多降低到裴冰与裴林的连接程度。”

裴简卓:“如果不能有这份隔离,裴沙的频繁剧烈崩溃不说会伤到裴林那么严重,起码也会让裴林在做或想其他事情的时候注意力难以集中。”

裴简卓:“相比起来,我始终能被裴林完掌控,也就是完契合,最亲密。”

小随暴怒,控制他空间中的所有东西打向裴简卓。

裴简卓一边躲闪,一边还嘴不消停:“你瞧,你的攻击虽然看起来声势浩大,但几乎可以说毫无章法,可供躲避的空隙太多了。即使你能显著限制我的躲避动作,但我靠着与裴林的连接紧密度,便能一定程度地挣脱这种限制,然后利用那些过大的空隙。”

裴简卓:“如果你减少你控制物品的数量、将更多精神放在我身上,那么你对我的限制肯定会更强势,攻击也会更有章法,不过,躲避空隙还是大到能保证我不会被击中。”

裴简卓:“裴随林,你输了。”

小随把裴简卓踢出了他的空间,剑本体和剑鞘也被扔了出来。

……这待遇可真有亲切感,每次秘境扔我也差不多是这样。

☆、06607-胜利者

裴简卓:“这也是我与你更亲近的证明。”他的人形消失,意识感觉回到了剑中,剑放不回储物灵宝的我只好亲手拿着入鞘的剑——这感觉实在有点新鲜。

小随盯着我手中的剑,非常纠结。小随是不忍心我额外拿本可以不拿的东西的。

小毛球跳出来,占据了我没拿剑的那只手。

毛球:“这样更能在你的身体和意识中有存在感。”

小随脸色骤变,将猫和剑都收了回去。

裴简卓人形重新出来,在小随面前微微一笑,特别欠揍。

裴威:“作为一个剑修,无论你有多少灵魂连接物,你的剑灵宝都理所应当霸占绝对胜利者的地位,霸占不了你就碎丹重头再修炼一次吧。”

我:“爹,裴威灵宝自成为灵宝的那一天起便时时刻刻霸占了你的所有灵魂连接物胜利者的位置吗?一秒钟都没有例外?”

老爹不搭理我,于是我猜答案否定。从逻辑上说,‘胜利者’本就是一个相对概念,在评判之前必须先明确比什么并制定出评判标准。例如比装东西,裴简卓肯定输给了小随。

至于攻击力上的当然是剑胜利。

裴简卓:“储物灵宝也可以发展出吞噬、同化等技能。比如,现在裴随林可以压制在他空间中的我使我的部分动作不灵活,如果他足够强大,这份压制可以发展到让我成为他提线木偶的程度。那时候,无论我心中有什么想法,展现在外的所有行动都必须顺裴随林的意,连我开口说出的话,也都是裴随林让我说的。”

裴简卓:“那种情况,打架自然也是我输。”

裴简卓:“储物灵宝的空间内部,理应由储物灵宝占据绝对优势,储物灵宝意识体是这个空间的绝对掌控者。可惜现在裴随林连宠物房客、残疾炼制品都控制不完。”

裴简卓:“当然,即使他控制好了那些,对于与他同一个主人的其他灵魂连接物他也很难高度掌控,因为主人掌控着他这个空间掌控者,于是空间掌控者在灵魂连接物上的权限被其主压制了,除非,其主彻彻底底地偏心空间掌控者、不惜踩死其他所有灵魂连接物。”

裴简卓:“那种偏心当然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非常喜欢或者非常信任,就不会建立灵魂连接,而灵魂连接建立了之后,喜欢与信任的感情会越积越多、不可割舍,不会出现绝对的偏心,最多就是不定期、不定向的墙头草。”

小随指着裴简卓,冷声道:“裴简卓,你不要嚣张。我承认我现在确实制不住你,但这只是因为你刚刚暴露你的本性,我还掐不准你的弱点,可只要你存在弱点,我就不可能一直发现不了,而只要我发现了,我就一定能找到利用方案。”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 免费最快更新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

Categories: 未分类

Tags: